拆迁安置
当前位置: 主页 >> 拆迁安置

国十条计划能否实现

作者:  来源:  日期:2019年12月06日

  核心提示:大约一个月前,我就“国十条”行动计划采访环保部的一位专家,他先是很肯定地说:“这必定是里程碑式的进步——治理大气污染的议程上了国务院常务会议,历史上都是没有的。”

  大约一个月前,我就 国十条 行动计划采访环保部的一名专家,他先是很肯定地说: 这必然是里程碑式的进步 治理大气污染的议程上了国务院常务会议,历史上都是没有的。 然后又表示了一些忧心:那里面提出的目标,不知道究竟能实现多少?若是能实现个百分之八九十,都是不得了的事!若能全部实现......基本上就是中国梦的实现了。

  详细浏览 国十条 就能知道,它已经远远不是一个空气污染的防治计划,严格地说,它是一个中国 可持续发展 的行动纲领。

  污染难以遏制的本源在哪里?

  长久以来,环保的 末端治理 角色没有得到根本性的改变。城市规划中,环保让步;工业布局里,环保妥协;产业结构调整中,环保缺乏发言权;利益兼顾协调中,环保被 平衡 掉;考评体系中,环保敌不过GDP......

  如果一涉及到会让利益既得阶层伤筋动骨的调整,光有口号而没有顶层设计,没有高强度的履行力,基本上是不靠谱的。比如说淘汰落后产能,并不是在 国十条 中才第一次提出,严禁落后产能转移的要求,也并不是第一次提。那这次提出来,又能有什么来保障它和以往不一样呢?

  我采访过很多破坏环境、影响生态的事件,其中不乏政府行为和地方保护。在追问中,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 我们要发展! 再一引申,就用 人类不能倒回到树上去 这种言辞来反驳我。把合理合法的 可持续 发展的要求当作一个极端环保主义的靶子来为他们的涸泽而渔找借口。

  可是,发展和环保真的矛盾吗?或者,这就是一个理直气壮地把公众的环境权益 平衡 掉的说辞呢?

  就拿 国十条 第三条中提到的 提升燃油品质 和 加快石油炼制企业升级改造 来讲,这似乎是天经地义的事。城市里的雾霾,汽车的排放占据了相当的比重。不仅是尾气里各种难闻的致癌物,还有汽油柴油在储存运输进程中散发出来的各种挥发性有机污染物,都严重破坏空气质量,伤害人的身体健康。

  技术上无可奈何吗?因为人类要发展,要享受高质量的生活,要保证所谓的 能源安全 ,就必须得忍受污浊的汽车污染物吗?真不见得,至少,不至于需要承受这么多。

  我在9月至10月作了关于油品质量升级问题的调查,形成文字发表于201 年第41期的《望东方周刊》。谁在主导油品质量升级?我们迟迟用不上好油,究竟是谁的缘由?或者说,是在照顾谁的利益?

  纽约的车比北京的更多,也拥堵,可是那里的空气却要好多了。并不是说美国的月亮一定更圆,但是美国的油品质量标准的确比我们的高太多。人家的汽柴油价格比我们还更便宜 这个就姑且不论了,免得又扯到定价机制的问题。我们不仅是标准不高,实际的市场上,油品的质量更是参差不齐,劣质油层出不穷甚至污染了大公司的油库;柴油还是 双轨制 ,普通柴油和车用柴油混淆着消费者的视线,摧残着汽车和人们的肺。这些问题还真不是简单说提高某个指标限值就能解决的。

  减小汽车排放的污染只是技术和成本的问题吗?

  在了解汽柴油质量标准制定和决策机制的时候,我惊呆了 每项指标怎样定,供油时间最迟什么时候,添加剂有什么要求,等等,都是由一个标准委员会举手表决,少数服从多数。那谁代表少数,谁代表多数呢?在制定国Ⅳ、国Ⅴ标准的时候,这个委员会里来自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的人数占了一大半,且是来自环保系统人数的十倍以上,所以你懂的。

  那,难道是 三桶油 在阻碍油品质量的升级?

  所有我采访到的油公司的专家都断然否认这类说法。有人甚至说: 提高标准就是提高这个行业的门坎,影响到谁的利益,谁就可能成为高标准的阻碍者。

  在实地考察中,我发现,就规定的目标标准而言,中石油、中石化这种实力雄厚的大企业是能充分应对的。技术没有问题,资金没有问题,时间拖得久一点的也是因等设备到位。现在都已 国Ⅴ改造过半 ,面对2017年底的期限显得游刃有余。

  那为什么标准不可以再提高,时间不可以再提前?按照人口密度和经纬度的参考值,比照美国标准不是很合适吗?

  中石油和中石化的教授级高工、院士们开始跟我讲 国情 ,就像他们在制定标准的时候跟人们解释的那样。从他们的耐心解释中,我开始看见一些深层次的问题。比如说,我们的原油结构不好,重质油多,这是 先天不足 。那欧美也不全是好油啊,一船油和一船油不一样,而且全球的整体趋势,原油质量会越来越差。但是我们国家,产业结构还跟人家不一样,绝大多数油都是催化裂化油,原油中好的馏分都基本用作化工产品了。要调整的话,就不是一个质量标准的问题,结构都要调,且要从宏观决策上调和引导。

  如果原料问题解决了,要生产更好的油,就又要增加成本。那是不是又应该有税收上的调整?或说,生产好油的减税,生产差油的增税,利用税收引导油企的改造升级更新换代?这又得是一轮调剂。

  如果技术和价格问题都解决了,回到 更新换代 的现实,也就是说 国十条 里面明确提出的淘汰落后产能的问题。这又是一个 老大难 了。一位院士乃至直白地反问我: 落后产能是能淘汰得了的吗?

  为什么落后产能难以淘汰?

  可以再补充问一句的是,落后产能和 先进产能 之间有怎样一衣带水的瓜葛?和地方如饥似渴的财税需求之间,又是怎样的一种默契关系?

  试图对炼油产能进行 优化 的努力至少始于10多年前。国家相干部门在2000年就发布过清理整顿通知,要求关闭一些炼油能力在100万吨/年以下的小炼油厂。近年来,又陆续出台了各种产业政策,不断升级 淘汰 和 限制 的门坎。但是,十多年来,小炼油厂不仅整顿不下去,反而还越整理越多了,所有 地炼 的产量占据了我国年供油量的四分之一左右。这里面,固然有合理合法、满足要求的企业;也有大量手续不齐、污染严重、产品质量低劣的小炼厂。

  为了躲避调控,这些年来,这些 地炼 企业拼命地扩能,产能扩大了,实际生产又达不到,于是就闲置、就多余,造成很大浪费。对地方政府而言,这些地方企业常常是纳税大户,于是就提供各种便利拼命保护。对大油企而言,这些 地炼 的人员跟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暂且不去深究,销售渠道上的合作共赢却是常态。

  这种情况的长时间存在,不但挖了社会主义墙角,也阻碍了油品质量的升级,加重了环境污染的负担。如果说下决心要整顿、要改变,就意味着夺走已经处于平衡状态下的很多人的蛋糕,且不是简简单单出一两个政策条文就能够解决的,这会是很大的手术。关键在于,这时候,就得看公众的环境权益究竟能占多大的权重了?

  国十条 里那些宏伟的目标,到最后究竟是实现了,还是梦醒了?有待时间的检验。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光有决心肯定不够,光砸钱肯定不够,光努力进行 末端治理 更是不够。现在不太符合 科学发展观 的一些现状和局面,其中是有沉疴和顽疾需要正视和承认的。要动手术,不但仅是环保行动,还需要实际意义上的统筹治理,需要下得去刀的制度改变。

小孩口臭是什么原因
开微商城小程序
宝宝中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