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险理赔
当前位置: 主页 >> 保险理赔

但是这个神容易

作者:  来源:  日期:2021年05月01日

我们可以有自己的神—别的神可以不爱我们,但是这个神,一定会爱我们。由于暴风雨,深夜11点时家中突然断电,于是我借着两盏应急灯的白色光线读完了尼尔·唐纳德·沃尔什的《与神对话》。合卷后的第一反应是:如果真有那样的神就好了!

我想起狄更斯的话:“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如果你此刻快乐却不敢相信,忧愁却不愿放任,如果此刻你的内心疑惑重重,那么你或许是被时代折磨的。确切说,是被这时代各种各样的造物主及反射造物主精神的他人所折磨的。

我始终觉得我们评判他人和自己的标准,来自经验。这经验中包括微观的利益关系,宏观的历史进程,也包括民族积累的道德观……再追根溯源,这些经验都来自神。不管你信不信宗教,都有一个神存在于你的生活和思想中,它是不可辩驳的规则制定者,它是规则本身。也许你的神苛刻而残忍?也许她的神慈善却虚伪?但当它化身为“是非对错”后,我们对它的任何批驳或者质疑都衬得自己像个自艾自怜的小丑罢了。

是的,比起我们这些虚无主义者来说,神的原则总是更小的圈,而我们这些圈外人为了得到自我的认可,要承受多少的苦楚呢?

现在好了,当有一个神站出来告诉你:他从来没有制定规则;没有原罪;爱自己比爱他人更重要;他对你的爱不计条件;你可以为所欲为,丝毫不用害怕有报应;且世界上没有地狱和魔鬼……如果有这样一个神,那么我们的身份、人格以及幸福都将被重新定义。[NextPage]

这是尼尔·唐纳德·沃尔什的神。他借助沃尔什的钢笔,把他的真理公布于众。沃尔什抓住这个机会(或许是自己的灵感),问了十万个为什么:我的生活什么时候才能平步青云?为什么生活中的关系总是如此棘手?为何我总是赚不到足够的钱?我为什么不能以我真正想做的工作谋生呢?有转世和业债吗? 是好的吗?有外星人来过地球吗?

回答如此坚定而明确,以至于让人怀疑,这如果是算命先生之类的把戏的话,是很有被戳穿的危险的—但是,答案无论从逻辑或者情感上都是无懈可击的。于是我不禁自问,如果这不是沃尔什的智力所能达到,那或许真的是有神助呢?我多么希望这是真的,因为我们都需要《与神对话》中的那个富有自由主义精神的神,正如每个人都需要一位导师,能给你指引只能经历一次的人生。

《与神对话》在我的一位虔诚信仰基督教的朋友看来,实属异端。但它当然不是宣扬什么宗教,本质上来说,它提供了一种文化自由主义的人生哲学观,为人疗伤,有几分像葛印卡或者奥修。比如说,这位Mr. God把人类行为在最深层次上受到的驱使归纳为两种情感:爱和怕。它们衍生出两种创造物:神和魔鬼。爱和怕在我们的生活中互相交替:对于最为珍惜的东西,人们先是爱,然后是毁灭,然后再去爱。这个言论与叔本华的豪猪论具有相似性。

这位神与以往的都不同。首先他是宽容的:他创造了完美,却可以接受和原谅不完美,因为他知道做错事的人自然会遭受自然规律的后果,又何必再进行什么无用的谴责呢?其次,他很公正,他从不以自己的无所不能来威胁或者压制听众,他不下达命令,不排挤任何人,只是静观其变。再者,他会爆粗口,也会讲笑话—别惊异,幽默也是他发明的。

Mr. God还经常语不惊人死不休。比如他会说:“泯灭情欲等于杀死神。”

作者: “我怎么会由于你选择了我提供给你的选择而惩罚你呢?”

“最懂得爱的人是那种以自我为中心的人。”

“我对好的爱并不多于对恶的爱。希特勒上了天堂。”

普通人狂语时,都会害怕受到神的惩罚,而当神自己“口无遮拦”时……你会轻松起来,也许这个世界的真相正如他所言:“没有义务。没有禁忌或者限制。没有规范或者规则。”

d告诉我们:但愿处在关系中的每个人,别去关心他人,而只、只、只是关心自我。这让我想起小时候读的一个意大利童话。一个女孩生下来就背负厄运,不但被迫流亡,四处碰壁,且每个关心她的人会因此倒霉。她痛苦而孤独,直到在别人的引导下找到了自己的命运—住在山洞里的孤僻的老太婆。她用玫瑰为命运洗澡,给她面包和牛奶,终于使命运好转,而她自己也获得幸福。

每个人要被人爱,先要善待自己的命运。

也许过去那么几十年中,我们让我们的朋友、敌人、舆论、经验、期待都成了我们的神,成了我们的行为准则,我们背负着太重的十字架,就为了让自己成为原则圈里的人,却同时连质疑其合理性的资格也没有。而现在,《与神对话》最大的意义是,它启发了我们另一种可能性:我们可以不爱沃尔什的神,但我们可以有自己的神—别的神可以不爱我们,但是这个神,一定会爱我们。

(:李明达)

杭州妇科
清远哪家医院看白癜风
昆明哪家治疗男科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