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事故
当前位置: 主页 >> 交通事故

岩武天尊 正文 第五百一十七章:胡鸿云、误会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1月21日

岩武天尊 正文 第五百一十七章:胡鸿云、误会

张岩轻声说道,脸色微微有些泛着苍白之色,待到花非叶轻轻颔首点头之后,他才将贴在后者玉背上的手掌给缓缓移开。

将手撤离,张岩便是闪身出现在远处,踏着微微荡漾的水波背对着花非叶。

盘坐在水面上的花非叶娇柔的笑了笑,婀娜身子缓缓站起,随即玉指轻轻一动,四周盛开的莲花便是纷纷凋落,花瓣随着一股清风萦绕她身旁,最后凝聚成了一件白色的莲花仙裙,将她身上散发出的那股清世脱俗的恬静衬托得更浓郁了几分。

轻缓转过身,花非叶美眸看着张岩的背影嫣然笑道:“多谢岩少。”

闻言,张岩也是转过身,道:“没什么,只是举手之劳罢了。”

“看你苍白的脸色,姐姐可是很心疼呢!”花非叶亲昵的说道,而张岩的苍白脸色瞬间阵阵通红,好似混沌之气的消耗在刹那间恢复过来。

“花姐,如果没有别的事的话,我们可以离开这里??”张岩伸手摸了摸鼻尖,毕竟这种环境下,她们两个人虽然不会发生什么事,但总归是不太好的。

闻言,花非叶先是一声好笑,随即收敛笑容震惊的说道:“跟你一起的那个女子拥有双灵魂,是双灵魂之体,拥有两种不同的性格,或者三种。她的来历应该不简单,岩少你还是小心一点为好。”

而听到花非叶这番话,张岩心中也是陡然一惊,刚想开口说话,却是被前者被打断了。

“我知道的只有这一点,而且,我对双灵魂之体也并不了解,只知道这种体质的存在。”

这一刻,张岩的目光凝视着花非叶的眼睛,但他看不出后者眼眸中有半点异样的神色,最后只能点头应道:“多谢花姐的提醒,我会提防的。”

花非叶默然的颔首一下,玉手轻缓探出,随即在她面前的空间轻轻拨动了一下,紧接着空间扭曲晃动,四周的景象再度衍变,他们出现的地方回到了那一处宽敞的房间。

“十天之后,我会派下面的人把化形丹给你送去你。”花非叶说道。

“嗯,五日之后我会再来,帮助你第二次炼化。”张岩点头问道:“花姐现在的境界是玄尊境?”

“再炼化五次混沌之气应该就能完全踏入玄尊境。”花非叶也不隐瞒,她跟张岩之间的关系在她来到这个世上的那一刻就已命中注定,所以欺骗与隐瞒这两点她是没办法用在后者身上的。

“我先走了。”张岩说道,随即转身朝那木门缓步走去。

凝神注视着张岩开门离去的背影,花非叶的玉脸上再度浮现出了淡淡的笑容,有一丝欣喜,有一丝神秘,让人无法琢磨透彻。

离开花非叶创造的独特空间,张岩回到了房间内,只有阿三在房间内百无聊奈的等着。

当阿三看到张岩回来的那一刻,无精打采的双眸顿时光芒大方,仿佛整个生命都重新活了过来,一脸谄笑的说道:“老大,你可算是回来了。”

“嗯,发生了什么事?”张岩好奇的问道。

而阿三则是把目光朝隔壁房间的瞅了瞅,意思很明确,却又很模糊。

“什么意思?”

“胡岚嫣见你不在,好像有些生气。”阿三说道,随后摊了摊手爪:“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还是赶紧去看看吧。”

张岩极度淡定的在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并没有继续去说胡岚嫣生气的事,反而是笑道:“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是对你有极大好处的事。”

闻言,阿三顿时跳起,一跃三丈高,以一种很古怪的方式跪着滑到张岩面前,而后开始为他揉腿捶腿,咧嘴笑道:“有啥好事?”

“十日之后你就可以换个模样了。”

“老大你是什么意思?”阿三顿了顿,有些不明所以的问道。

“我给你弄了一枚化形丹,到时候你就能化为人形,开始修炼人类的玄功与武诀,我也能够更好的指导你修炼。”张岩说道。

“真的?”

“真的!”

“老大,你真是太好了。”阿三抱着张岩的脚,感动得哭了起来,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往他裤子上抹。

看到阿三的恶劣行径,张岩不由得脸颊一抽,连忙将前者被制住,道:“我还是先去看看胡岚嫣那丫头,你在房间里等我。”

“是,老大!”阿三义正言辞的喝道,立马起身跑去给张岩把门打开。

来到胡岚嫣的房门前,张岩轻轻敲了两下,知道里面传来胡岚嫣的声音,而且没有生气的意思,他才微微安心。

对于胡岚嫣隐瞒身份,没有对他言明一事,他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胡岚嫣是没说,而不是欺骗他。而且他们彼此所站的点是一样的,彼此认识,但不相熟,也不了解彼此。

虽然是这样,但他却对胡岚嫣并没有任何的排斥反应,不知是因为她是一名女子,而且还是一位美女,还是因为他内心的愧疚,而不想去伤害任何一位女子。

“进来吧。”胡岚嫣的声音很微弱,有些弱不可闻,但不是虚弱得说不出声那种,好似是故意压低着声音。

也没将胡岚嫣声音的微妙变化放在心上,张岩缓缓推开了门,而后一步迈进门槛,正当他脸上挂着笑容,准备开口的时候,那到了喉间的话立马就是被他咽了回去。

因为出现在他视野里的不只是胡岚嫣一个女子,还有一名男子,而且两人看上去有些微妙的神似。

看到男子的第一眼,张岩便是知道男子的身份,当即在心中一声暗暗惊道:“不好。”

坐在胡岚嫣对面的男子正是胡鸿云,胡岚嫣的亲哥哥。

失神的张岩猛然回过神来,脸上挂着干笑,道:“呵呵,不好意思,我敲错门了,实在抱歉,你们继续聊。”

一边说着一边将踏进门槛的右脚给抽回,一边用手将房门给轻轻关上,右脚是撤回来了,但不管张岩如何用力,打开的房门再也纹丝不动。

“既然都敲门进来了,又何必急着离开?”胡鸿云淡淡的笑道,声音里带着一分冷漠与高傲,还有浓浓的蔑视之意,从张岩开口说出第一句话后,他就有些失望。

感受到胡鸿云话中的那一丝冷冷嘲讽味道,张岩抓住房门的手轻轻放开,随即三步走到两人身旁,更是毫不客气的在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

“不……”

张岩刚欲开口说话,胡鸿云又是将其打断,道:“你们两个什么关系?”

“半个熟人,半个陌生人。”实力虽然比不上胡鸿云,但在气势上张岩依旧丝毫不弱,极度淡定的开口说道。

“你知道我们之间是什么关系?”

“兄妹。”

“你跟我妹妹走得这么近又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张岩说道,却是引得胡岚嫣对他一阵怒视,意思就是不要乱开口说话,小心我阉了你。

察觉到胡岚嫣的目光,张岩虽然明白一点,但是并不是彻底明白,所以他没有再开口,而是将话语权交给了胡岚嫣。

“哥,焱宗就是我说的那个人,我是不会跟你回去的。”胡岚嫣冷傲的将头偏向一旁,不让胡鸿云看到她脸上的表情与眼眸中的眼神变化。

这时,胡鸿云微微一笑,转过目光看了看张岩,随即又是用目光轻瞥了一眼胡岚嫣,道:“小子,我妹妹说他喜欢的那个人就是你,所以不愿意跟我离开,你看我是在这里把你杀了呢,还是把你杀了呢?”

闻言,张岩脸庞好似痉挛一般的狂.抽了两下,随即干笑了两声,眼神瞪着胡岚嫣却说不出话来,意思很明确:“你说那话是什么意思?你哥怎么突然找到这里来了?”

怒瞪了胡岚嫣两眼,张岩连忙转过目光看着胡鸿云,脸上堆满笑容,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笑着面对总比面无表情好。

“哥,呃,不对,大哥,呃,不是……我跟你妹妹之间什么关系都没有,只是陌生人而已,不信你问她,至于她说的那啥啥话,她肯定是骗你的。这是误会!!”张岩说道,只是舌头有些打结,吞吞吐吐了半天才说完。

但胡鸿云却并未去追问事情的真实性,而是反问道:“小子,听你话里面的意思,你是看不上我妹妹?觉得我妹妹不够好,不够漂亮了?仅仅凭这一条,我就可以把你宰了。”

“呃,不是,你妹妹很好,也很漂亮,但是我们真不是她说的那种关系,胡大哥你真的误会了。”张岩干笑道。

“哥,别为难他了,我们之间的确没什么关系,只是临时组队结伴而行罢了,还有,我是不会跟你回去的,族中把我派出来,我就没打算再回去过。”胡岚嫣嗔怪的看着胡鸿云,嘟着嘴怒哼道。

“看样子,真是我误会了?”

“是,就是你误会了,我不愿意回去你是知道原因的,跟焱宗没有半点关系,你也不要再咄咄逼人,不然我真跟你生气了。”

“哥知道,所以我并不是来带你回去的,只是单纯的来看看你而已。”胡鸿云轻缓的出了一口气,和善的笑了起来,随即看向张岩,十分、非常严肃凶然的说道:“焱宗,如果你不保护好我妹妹,我杀到天涯海角也把你给撕了。”

“咕噜”艰难的吞咽一口唾沫,张岩好似机器一样狂点头,道:“胡大哥你放心吧,只要她跟在我身边,焱宗就一定会拼命保护她的。”

嘴上虽是如此说道,但张岩心中却是有着万般委屈苦水,胡鸿云把保护胡岚嫣的事强行扣在他的头上,从此以后,他肩上的担子就莫名其妙的又沉重了几分。

而且胡岚嫣跟他之间好像真没多大关系,只是他这说出来的保证与承诺就想泼出去的水,根本就收不回来。

“小子,记住你刚刚说过的话,如果你做不到的话,我就宰了你,让你化为尘埃。”

经常腹泻的原因及治疗
治疗术后ED的有效药物选什么好
青岛十佳牛皮癣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