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事故
当前位置: 主页 >> 交通事故

代表炎武战神第686章席敬远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9月17日

炎武战神 第686章、席敬远

“断了!我的腿断了!啊!~母亲!救我!救我!~”风浩痛苦的嘶叫声,脸色苍白,冷汗直流,让他痛苦的是亲眼目睹着自己的双腿被废了。

“浩儿!”

席秋英扑到了风浩的身处,颤颤的抱起风浩,痛心不已。

风肖扬亦是心痛,就是风浩再怎么不济,那也依旧还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啊。只是看到贺云涛他们的架势,作为一家之主自然也得为整个家族的利益考虑,如果能够废掉自己儿子的双腿就能了事的话,那风肖扬还是乐意接受的。

因为,风肖扬很清楚,以自己玄婴后期境的修为,能够声息间被人瞬间禁锢,就足以证明了翡珠阁的实力是有多么恐怖,绝对不是风家所能承受得起。

只是,风肖扬担心的是自己的妻子席秋英。她的生父可是云梦阁的长老,地位尊老,其实风家能够拥有这等地位,也是依靠了这位岳父的地位。

心衡量了些利弊,风肖扬便望着杀气冲冲的贺云涛忍痛咬牙道:“陶阁主,今日我儿的事情,肖扬在此向你道歉。而今我儿双腿已被你所废,希望陶阁主能够看在数月来我们风家与翡珠阁多有生意来往的份上,希望能化解了事。至于我儿,肖扬自会严加管教。”

听到风肖扬这么一说,贺云涛和凌天羽他们都很满意。虽然风浩这厮是个人渣,但这位风家的家主风肖扬还算是比较顺眼。

弘老面色尴尬,其实这段日子和风肖扬也在生意上接触了不少,也不想再继续追究下去,便对着贺云涛说道:“少爷,老夫已经碍了,就此善罢吧,我想往后风家主定会严加管教风浩少爷。”

“呵呵,一定会好好管教这小犊子!”风肖扬很勉强的笑了笑。

贺云涛也不会不明白事理,罪不及父,竟然已经亲自上门废掉了风浩的双腿,贺云涛心里也算是解气了,也不想在风家继续闹下去,毕竟这可是大庆国的地盘。

“管教!风肖扬!你这个能的种!被欺负到自家门来不说,自己的儿子被人如此残忍的废了双腿!你不仅动于衷!甚至还讨好别人!亏你还是浩儿的父亲!”席秋英眼球泛红,痛怒的骂道:“我真是后悔,当初我为何会瞎了眼,竟然嫁给了你这个能的人!”

“够了!”

风肖扬怒红着脸,怒然道:“这个犊子为何会有今天!就是被你这个做母亲的给宠坏的!欺横霸市!调戏少女!败坏风家名声!你这个做母亲的不知悔改不论,竟然还如此宠溺!我才真是后悔!为何当初我会顺着我父亲的意思,娶了你!”

席秋英脸色一颤,阴沉了下来,然后又狠狠的抬起头,爆红着双眼叫道:“风肖扬!你我夫妻数十年感情!原来都是假的!好!你要是怕事!没关系,今天发生的事情与你们风家关!”

顿了下,席秋英抱着痛得脸色发白抽搐的风浩说道:“浩儿!论是什么人!若敢伤害于你!母亲一定会将这些混账碎尸万段!”

“母亲??????杀了这个死胖子!杀了他???”风浩头发直竖,面色发白,肌肉绷紧,咬牙切齿,痛恨不已。

“恩???他们走不了???”席秋英冷凛的望着贺云涛和凌天羽他们。

但从头到尾,凌天羽他们都没有怕事过。

风肖扬看到自己的妻儿也没有丝毫悔悟的意思,满是奈,摇头叹息,只能撒手不管了,而且也管不起,这会影响到整个风家。

贺云涛神情淡漠,满是不屑的瞥了眼怒形于色的席秋英,冷漠的说道:“老女人!哥哥看在风家主的面子,就不跟你们计较了。”

说着,贺云涛满是厌恶的扫了眼风浩,又道:“不过,以后请好好记着,我们翡珠阁的人,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招惹的!下一次,可没那么好的运气!”

“在这庆丰城!还不是你们翡珠阁的天下!”席秋英森寒着脸说道。

“现在不是,但很就是了。”贺云涛淡淡的回了声,转过身乐呼呼的对着凌天羽他们笑道:“嘿嘿,各位亲,打道回府。”

“有人来了。”凌天羽突然道。

“恩?谁?”贺云涛问。

“呵呵???死胖子???我外公可???可是云梦阁的长老席敬远???他已经来了???你就等死吧???”风浩满脸恨意的冷笑道。

“别说你外公是云梦阁的那个什么长老,就是整个云梦阁,老子早就想要给灭掉了!你那个外公算个屁!”贺云涛鄙视道。

风浩气得吐血,痛得力。

席秋英冷视着贺云涛,沉冷道:“你们翡珠阁在庆丰城才仅有两年不到的时间就敢如此猖狂,云梦阁可是在这庆丰城有上百年的历史了,岂是你们这厮小贼所能侵犯!哼!早在我儿被伤,此事我早已告知我父亲。我父亲已得知此事,待他前来,定会取了你们的狗命,为我儿还账!”

“噢,随便。”贺云涛随意的应道,大为不屑。

刚说完!

嘭!~~

一波劲力袭来,直接将大厅之门爆碎。

“什么人!竟敢伤老夫外孙!”一位威冷肃明的声音回彻而起,直接惊动了整个风家,顿时人头翻动,抬头惊望。

在风家大厅的上空之处,正凌立于五道身影。

为首之人,老当益壮,白发苍苍的老者,负手而立,深邃的眸子冷视着四周,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对于这位老者,在风家上下已经非常熟悉了,而且也是风家上下为尊敬畏惧的一个人物。

云梦阁的二长老,席敬远,真武五重境的修为!

随行四人,也是拥有玄婴境层次的修为。

真武五重境,在这庆丰城已经算是非常了得的强者,而且云梦阁任何一位长老的身份都是非常尊高的。但对于凌天羽他们来说,还真是不屑。

贺云涛直咽了口水,暗暗的问道:“天哥,这老头看起来挺牛逼的,你们能行吗?”

“小菜一碟。”凌天羽阴笑。

“哈哈,有天哥这话,小弟又可继续牛逼了。”贺云涛乐翻了。

风肖扬见到席敬远亲临,反倒没有畏惧的时候,而是为席敬远感到担忧。没看到这从头到尾,凌天羽他们根本就没有显露出任何的一份惧色。

这时!

席敬远五人缓缓的落至低空,以一种居高临下的架势,冷冷的俯视着大厅内的凌天羽他们。

第一眼,席敬远便有种很不祥的感觉。因为除了贺云涛和那个坐切勿中途打断在轮椅上的老者能够一眼看透之外,至于其他三人,席敬远根本看不透任何一丝。

这种感觉,那是非常危险的!

不由,席敬远多了几分谨慎。可当目光扫视在席秋英和风浩身处的时候,见到那被砍断的血淋淋双腿,席敬远顿时就怒了。

“浩儿!这是怎么回事!是谁伤了老夫的外孙儿!”席敬远雷霆大怒,看来这个外公也就跟席秋英这个做母亲是一个德性,一味的宠溺自己的外孙子,就是风浩杀了人对于他们来说那也是情有可原的样子。

风浩含着口,想要说什么,却是痛苦的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恨恨的瞪着贺云涛,布满血丝的嘴牙勾勒起了凶狞得意的笑容。

他认为,只要自己的外公来了,那什么事都可以迎刃而解了。

席秋英一手指向贺云涛他们,愤色道:“父亲!这些都是翡珠阁的贱人!今日当街打伤我儿不论,此番竟敢亲自上门,废了我儿的双腿!父亲!你可一定要为浩儿做主啊!”

“慈母多败儿,不过这女人真是疯了,宠儿子竟然能够宠到这种地步。”凌天羽奈摇头,不过突然想到自己的母亲,如果自己也是那么不争气的话,母亲依然还会这般的爱护着自己吧。

当然,席秋英的话也没有一口气说完。

狠狠的扫视了眼凌天羽他们,又继续添油加醋的嚷道:“还有!方才我告知父亲您的身份,这厮家伙还如此的猖狂!说不仅要杀了父亲您!是想要毁了云梦阁!”

本来看到自己的外孙被废双腿就火大了,再听到席秋英这番话,是气得暴跳如雷,怒视着凌天羽他们说道:“哼!你们翡珠阁自从落根在庆丰城!我们云梦阁向来是想与你们翡珠阁和平共处!想不到你们翡珠阁竟如此的嚣张!伤老夫外孙不说!竟还敢如此辱言云梦阁!若是不好好给个交代!今晚过后!你们翡珠阁将会永远在庆丰城除名!”

“除名?”贺云涛嗤之以鼻,讥笑道:“呵呵,老头,你这是脑子烧坏了?还是被门夹了?这么愚蠢的话你也说得出口?”

看去,贺云涛只不过是玄丹境层次的修为,竟敢在席敬远的面前如此嚣张,这对席敬远本人来说,就是一种莫大的侮辱。

“放肆!”

一位年男子沉喝了一声,手现利剑,急冲杀来。

玄婴后期!

风肖扬暗叹,自己何尝不是玄婴后期境的修为,方才可是一下子就被人给禁锢了,现在这人杀过来,这不是明摆是自寻死路吗?

席敬远双眼紧眯,心里也没底,正好可以借此机会去试探凌天羽他们这行人的深浅。

咻!~~

长剑疾驰,痕光似裂空,那位年男子杀气腾腾的攻向贺云涛。

贺云涛脸色淡定,心里却是在哆嗦着:“天哥,你们可别逗我啊!”

眼见着!

那长剑就离贺云涛的胸口仅差毫厘之时!

“叮!~”

一声清脆的响声,一段剑锋折断飞,紧接着便是一道寒芒,横空袭向那位年男子。

噗嗤!~

鲜血喷溅,身体一分两半,直接秒杀了。

然后,便看到吴转江面色森冷的收回了手的长剑。

真武境!

又是一位真武境强者!

席秋英面容一僵,方才的那个和尚,现在的这位青年,一出手就展现出了如此强大的实力,一剑斩杀玄婴后期武者。

看到这幕,席秋英突然有种后悔不该去招惹贺云涛他们的感觉。



宝宝九个月肚子胀气怎么办
佳木斯治白癜风较好医院
肝硬化需要全疗程用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