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事故
当前位置: 主页 >> 交通事故

通辽中院再曝执行法官接受吃请豪华洗浴营养

作者:  来源:  日期:2021年01月15日

因 法官坠楼事件 引发多方关注的内蒙古通辽中院,近日再度被卷入舆论漩涡。来自一宗矿权纠纷诉讼的当事人投书本社称:该院执行局两名副局长接受当事人安排的 吃请、酒店住宿与豪华洗浴 ,违反最高法院 五条禁令 ,但至今未获追责惩戒。

被指违法的判决和 执行

举报信来自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委员、前自治区工商联副主席耿树明。耿在举报信中诉称,在此前一宗涉案标的数千万元的矿权纠纷诉讼中,通辽中院作出了显失公平的判决,数千万元执行款竟被流入一家早已销户的企业。

举报信所指的诉讼发生在由耿担任董事长的西乌珠穆沁旗意隆煤业有限公司(下称意隆煤业)与霍林格勒市宝兴煤矿(下称宝兴煤矿)间。2006年12月12日,上述两企签订了《借款合同》和《合伙开采包尔呼舒高布露天煤矿协议书》,约定合作开采。

不久,双方因权益区块的合作不畅产生矛盾,协商签订补充协议,改由意隆煤矿承包开采。但最终仍因承包费给付纠纷对簿公堂。

这起法律关系并不复杂的诉讼审理却一波三折。在历经庭审、调解、执行、检察建议、裁定再审、中止执行后,通辽中院再度裁定终结再审,该院执行局在冻结意隆煤业逾亿资产的同时,将5800多万元执行款划入宝兴煤矿。

意隆煤业坚称判决程序违法,并举证称,宝兴煤矿早在与其签订协议前已被注销,丧失法人主体资格,执行款划入已注销企业匪夷所思。而导致法院作出调解裁定的代理律师授权资格也系伪造。的调查和司法鉴定机关出具的鉴定证实了意隆煤矿的指控。

意隆煤业据此向自治区高院持续申诉,呼吁以相关裁定涉嫌严重程序违法启动审判监督程序。

4月初,耿树明再度向媒体和有关部门实名举报通辽中院执行局法官违法执法,接受当事方宴请、豪华洗浴。

违反 禁令 的饭局和洗浴

署名为意隆煤矿董事长耿树明的举报信诉称,通辽中院执行局副局长张坚、法官秦燕在对该企业的一次执行因多处程序违法未果后,乘坐由当事方委托人提供的越野车离开现场,随后在当事人陪同下前往酒店宴饮,并被安排进入某豪华浴场洗浴。

举报信指出的违法违纪行为包括,执行局法官未着制式服装,乘坐当事人提供的车辆,与原告方法人代表 一同执行 ;其间使用的拘留证非本院签发,未经院长签字,且落款时间由10年前的《拘留决定书》涂改而来,最终被证实未经正常途径获得;试图拘留使用的手铐 由当事人提供 ;违反最高法院 五条禁令 ,接受当事人吃请、豪华洗浴等。

据检索,这次最终未果的执行和违法细节曾被民披露,称这是一次 穿越式执行 : 时间穿越:拘留决定书上印着二OO_年_月_日,而执行当日已是2014年12月,时间相差十几年。地点穿越:通辽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拿着霍林郭勒县级市人民法院盖章的拘留书 。

4月15日,就举报信中提及的托请、安排宴请、洗浴等问题向宝兴煤矿委托人李某求证,但未获回应。

至今无果的 问责和纠错

前述矿权纠纷诉讼的判决被指程序违法,亦遭致来自北不能一概而论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政法大学的多位法学专家的强烈质疑,经本报报道后引起了自治区内外媒体和公众的密集关注。

由中国政除了观赏故宫、拙政园等知名景点法大学系统法学研究中心出具的《法律意见书》显示,梁书文、杨立新、钱明星、李福民、孔德峰5位法学专家认为,意隆煤业和宝兴煤矿签订的协议书内容违反了国家强制性法律规定,即矿山开采权不允许非法买卖的事实,由此导致以此为基础的调解书内容违法。专家建议,本着错案必究的原则,应该依法启动再审程序。

2月初,内蒙古自治区政法委、自治区高院审监部门等就此案的相关情况向通辽市政法委、通辽市中院分别发函,要求就媒体和当事人的申诉进行调查回复。

但通辽市中级法院向自治区高院复函,坚持认为调解依据未经合法授权的质疑不成立,裁定终结再审于法有据。

4月11日,通辽市委政法委执法监督处负责人向表示,将就当事人举报的通辽中院执行局法官涉嫌违纪和违法执行情况向该市纪委转交,有相关部门按程序批转处理。

4月12日,通辽市中院副院长王胜利在就此接受采访时表示,此前已接到关于该院执行局法官的相关举报,法院也进行了调查核实。

针对该院对调解授权合法性和注销企业主体合法性未尽审查义务等质疑,王表示,因案件关注度高,经过审委会的多次讨论,最终作出终结再审的裁定。目前,自治区高院尚未就当事人的申诉作出最终裁定,并无更新的进展可以发布。

<2月p> 2016年1月17日,看点大大的。同时……这部剧更适合心理素质过硬(如我)、智商情商高(如我)的人看。嗜血法医都市的夜里《民主与法制时报》刊发的《数千万执行款流向 销户 企业》报道,引起了内蒙古自治区高院相关领导的重视,相关处室随即约见当事各方了解、研究案情。

4月1 日,内蒙古自治区高院办公室负责人就此案的审判监督进展回复本社: 具体进展,需查找具体批转件流转程序,在相关部门调卷查核后回复 。

截至发稿时,尚未接到该院关于本案审判监督进展的相关回复。

乐山白癜风治疗较好医院
西安治男科医院
昆明排名好的不孕不育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