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建筑
当前位置: 主页 >> 工程建筑

三玄天第四百九十六章极清之寒营养

作者:  来源:  日期:2021年01月15日

三玄天 第四百九十六章 极清之寒

二人首当其冲,并不算是旁观者清,封宣晔发现珞宇之前,廖凡所化的灰影就已冲上了高空。如今没能拦截到的碎片早已飞远,漫天灰影忽地一收,再次化作廖凡的身影!

廖凡双手紧握,意图掩饰掌中之物,可是余珂石特有的清光却如流水一般,从他的指缝之间流淌出来。

周围人还没来得及眼红,视野中就骤然亮起一道银色的闪电!

银光仿佛晴天霹雳,众人神识一晃,廖凡的身影便已随之撞穿了附近的山体!

而那闪电速度不减,瞬息远去,遥望天边也只剩下了一抹淡淡的紫意。

这一幕同样映入封宣晔的眼中,就在那银光出现的瞬间,他的眼底便泛起一片血红!

五彩遁光冲天而起,紧随其后,只可惜还没追过一座山头,他就接连撞碎了七道冰墙,速度骤减!

破碎的冰墙并未完全消失,而是悬浮在空中形成了一个冰晶琉璃的世界。封宣晔深陷其中,感到周围温度骤降,仿佛陷入了极冰之地。

他下意识运起凰火,却愕然发现无往不利的凰火竟然还没燃烧起来,就被极寒之气扑灭下去!

不仅如此,刺骨的寒意还像跗骨之蛆一般,拼命往他的体内钻去!

这种寒气无比精纯,已经超越了一般属性生克的限制,哪怕他运气全身灵力抵抗也无法完全隔绝寒气的侵入。

该死的!极清之寒,涣灵宗的绝技!

封宣晔转念就想到了拦路之人,因为弟子一辈中只有一人有可能达到这种境界!

眼看天边的一抹紫意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再也无心顾及形象,愤然吼道:“臭女人你疯了是不是!”

可是回答由每公斤0.82元调整为7.82元他的只有一道冰晶匹练以及满眼的雪影!

若水在大比期间投诉也相应增多。完全没有真正动过手就被罚出局,也正因如此,众人才忽视了她的实力。封宣晔怎么也没想到,除了珞宇遥夜之外,他其实还有着这样一位劲敌!

凰族神通环环相扣,各种属性相辅相成,生生不息,攻如惊涛骇浪,守如铜墙铁壁,似乎少有弱点。

然而眼前的事实却是,一种属性修炼到了极致,便会无坚不摧,无孔不入。极致的冰寒竟生生打破了他那圆融无缺的属性循环,凰火根本燃不起来,何谈生生不息?

虽然他还有的是其他手段,但最大的依仗第一次失效,封宣晔心中的震惊难以言喻。凰火失败,黑水便紧接着涌出,缠绕上了冰晶匹练,猛地将其甩开!

封宣晔躲过一击,看似信手拈来,但他自己心中却是一凛。冰晶匹练冰寒至极,他的黑水竟在半途冻结,与那匹练同时破碎,化作一阵冰晶风暴!

雪花夹杂着冰晶越飞越急,一道纤细的人影踏破风雪,来得悄无声息,仿佛一道幽魂。

“你欺负我师妹的那笔账还没算清楚呢!你借用大比的规则逃了一时,难道还能逃得一世?拖欠了这么长时间,早该还上了。”

这个声音由远及近,从每一片冰晶雪花之中映射出来,完美模糊了声音的真正来源,使人心生恍惚。

漫天风雪随之变化,无数六角形的雪影幻化而出,每一片都大如栲栳,玄转如轮,锋锐凌厉竟不亚于金精之气!

封宣晔的脸皮抽了一抽,心中暗道,女人是最土地分配约为盈余的75%记仇的生物,这话果然不假。只不过若水来得太巧,实在让人难以相信她此举单是为了给师妹出气。

现在众人都在争夺余珂石的碎片,试图分一杯羹,而若水却在这里“损人不利己”,阻止他去追珞宇不说,还和他僵持在这,就好像她此来完全不是为了余珂石一样。

封宣晔正在恼怒发狂,珞宇却已悄无声息地回到了他们的临时营地。

可能是没人觉得他这么快就会且无需说明理由回来,当他忽然钻进营帐中时,鱼行和夏佺殷都是一愣,异口同声道:“出什么事了?”

珞宇只得解释-道:“余珂石被人打碎了,目前我就找到了这些,你看够不够?”

夏佺殷似乎有些难以置信,快步上前接过了珞宇手中的三块不规则晶体,仔细感受它们的性质。

片刻之后,他才叹了口气,道:“水麒麟精血不是凡物,应该用不到太多的余珂石,毕竟它只是辅助之用。没想到,真的没想到……竟然这么快,竟真的成了……”

珞宇这才松了口气,没好气道:“你没事瞎叹什么气!我还以为远远不够呢!”

夏佺殷直接忽略了珞宇的抱怨,道:“我们需要尽快找个安全的地方将灵物炼化,否则带在身上总不稳妥。”

“可是千星阁的人还没回来呢……”鱼行忍不住提醒道。

千星阁的弟子们本是潜伏到玄宁宗驻地附近相助珞宇的,只因珞宇跑得太快,才将他们全都甩下。而他们并未立刻赶回来,想必是因为余珂石破碎,山脉中的弟子都在抢夺机缘,他们也不甘袖手旁观。

“千星阁的弟子肯定是要等的,炼化灵物也耽误不得。不如你们先把营地收检一下,我正好有件事情要办,去去就回。若我回来还不见他们,我们就先走!”珞宇三言两语做了决定,随即匆匆离开。

一盏茶的功夫过后,珞宇出现在了另外一处密林之中。他在原地站定,小心翼翼地确认附近无人,这才从储物袋里翻出了一只储存灵物的盒子。

轻轻摇晃了一下,听着里面叮咚碰撞之声,他犹豫再三,才摸出了一枚冰蓝色的传讯玉简,悄悄发了一条讯息过去。

三个呼吸过后,林中某处空间波动,从中跳出一名唇红齿白的少女来。

少女眨眼便出现在珞宇身前,故作高深不肯先说一句话。

珞宇无奈,只得问道:“你师姐回来了吗?”

“师姐?哪个师姐呀?静儿可有好多师姐呢!”静儿一脸茫然,仿佛真的什么也不知道。

珞宇心道,女孩子长大了真麻烦,连个话都不好好说,便直言道:“若水。”

“哦——”静儿拉了个长调,恍然大悟道:“若水师姐回来了,只不过她受伤了,你不……”

“受伤?严重吗?”正因他知道若水信守承诺,帮他拦住了封宣晔,珞宇才觉得格外愧疚。

“那你自己来看看不就知道了吗?”静儿瘪着小嘴,仿佛在替若水感到委屈。

可珞宇已经被她用类似的方法骗去一回,这次死活不肯上当,坚定地掏出一枚最好的疗伤灵药,塞在静儿手里,“你要好好体贴你师姐。她疗伤,你就替她护法吧。”

沈阳卵巢炎治疗哪家好
秦皇岛治白癜风医院哪好
宝宝拉几次算拉肚子